当前位置:石家庄传媒网 > 国际 > 正文

公司浴室隐藏摄像头 6个20多岁中国女孩却无法报警 一度恐慌(一)

2018-02-13 21:16:54 来源:石家庄传媒网 编辑:吴爽

核心提示

距离中国春节还有几天,远在日本岐阜县大垣市艳金化学织维株式会社务工的中国研修生赵倩(化名)和另外5名中国女生这几天却高兴不起来。2月7日晚上,在公司宿舍浴室洗完澡换衣服时,赵倩发现镜子下方有一个手机充电器模样的摄像头。在反复确认系一个外观隐蔽的摄像头

距离中国春节还有几天,远在日本岐阜县大垣市艳金化学织维株式会社务工的中国研修生赵倩(化名)和另外5名中国女生这几天却高兴不起来。

2月7日晚上,在公司宿舍浴室洗完澡换衣服时,赵倩发现镜子下方有一个手机充电器模样的摄像头。在反复确认系一个外观隐蔽的摄像头之后,6个20多岁的中国女孩陷入了恐慌。

但更令她们感到诧异的是,由于此事与公司相关,日本警方给出的答复是,只有在公司向警方提供受害相关证明后,事件方可立案。而6名女研修生所在公司目前的回应显得颇为暧昧,让她们的维权之路陷入困境。

本文转载:石家庄传媒网:http://www.sjzcmW.com/

研修生是在日本学习劳动技能、顺便打工的外国人。近年来,中国在日研修生利益受侵害甚至非正常死亡的事件多次见诸媒体。而此次的事件,也反映了这一群体在日本社会中谋生的艰难一面。

公司浴室隐藏摄像头

发现摄像头的浴室内部,发现时摄像头就插在镜子下方的电源插座上。

公司代表:先回去工作

6名中国女研修生住在公司提供的一个寮(宿舍)内。这是一栋三层建筑,赵倩和另外5名中国女生住在3楼,二楼住着3名日本男性员工。浴室在一楼,是一间男女分时段使用的公共浴室。

“我们几个中国女生的上班时间是从上午8点到晚上8点。下班之后我们女生先洗澡,一般到九点半左右我们就洗完了,就会告诉他们(男员工)可以洗了,”另一名已经来日本2年多的中国女研修生李梦(化名)说。

“以前就偶尔看见过,但我一直以为是一个充电器,没有很在意,”赵倩向澎湃新闻回忆说,“那天晚上九点左右洗完澡换衣服,离镜子比较近,我感觉不太对劲,发现跟我的手机摄像头有点像,就把它拔下来带回了寝室(检查)。”

李梦也证实,早在一年多以前就看见过这个摄像头,但因为不知道是什么,没有往摄像头上怀疑过。

发现是摄像头后,一方面由于担心不经过公司和“组合”(为企业招募研修生的日本中介组织)报案会越级,另一方面也不了解日本的报案程序,赵倩等人当晚商量决定先寻求公司帮助。

2月8日早上8点上班时间一到,六人便一起找到了工场长代理、日本人清水。清水除了负责工厂一些后勤等日常管理,也负责几名中国女研修生生活方面的事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