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石家庄传媒网 > 剧情 > 正文

微小说盟主大人 这枣子又不是你家的 你管我吃的多?

2017-10-16 14:45:06 来源:石家庄传媒网 编辑:孙四海

核心提示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这是一个杀手该做的,然而这个杀手有点不同。有一日,她接到了一个任务,刺杀武林盟主,江涛铸。传闻江盟主不爱美色,爱男色,所以正在化妆的她显得十分得意,就算失手了,也不会失身不是吗?哼哼,这笔买卖一点也不亏,而且只要杀掉武林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这是一个杀手该做的,然而这个杀手有点不同。

有一日,她接到了一个任务,刺杀武林盟主,江涛铸。

本文转载:石家庄传媒网:http://www.sjzcmw.com/

传闻江盟主不爱美色,爱男色,所以正在化妆的她显得十分得意,就算失手了,也不会失身不是吗?

哼哼,这笔买卖一点也不亏,而且只要杀掉武林盟主就有一千两黄金。

这要是搁在以往得多少笔生意,才能赚到,所以墨依哼着小曲,就细细的装扮了起来。

“大功告成,出发。”心情很好的墨依,擦了擦要拿的剑,然后将梳好的发髻用一个淬过毒的玉簪扎好。

盟主大人,你的人头,我定下了,可别送给别人了,洗干净脖子,等着我吧。

微小说盟主大人 这枣子又不是你家的 你管我吃的多?

此时的盟主府内,聚集了许多武林人士,因为今日是江盟主父亲也是前任盟主的五十大寿,众人都来露个脸讨个喜头。

“江老爷真是虎父无犬子啊。”

“少盟主也是年少有为啊。”

“墨某没有来迟吧,祝江老爷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众人正说着话,却不想突然来了个这么号人物,纷纷都在打量他,但是来者是客,很快江涛铸就压了下来,让人去宴席上坐下。

“不知道,这位小兄弟师承何门?怎么之前没有见过?”只见墨某一坐下就有人来打探,而被问的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乔正打扮的墨伊。

“家师不爱出这风头,所以命我单独前来拜访即可,请恕墨某无礼。这位兄弟还是坐好吧,快开宴了。”轻飘飘的将话题略过,就是没有半点说出人家想要的。

微小说盟主大人 这枣子又不是你家的 你管我吃的多?

“今日承蒙各位豪杰光临江府,我先敬各位一杯。”这时,江盟主正好开始敬酒,而墨伊就跟着打着太极,只待宴会大家吃饱喝足之后动手。

“阿福,务必将徐伯父安全送到。”安排好最后一个宾客之后,江涛铸才发现竟有一人在等他。

“江盟主,幸会了。”

“墨兄弟,有什么事情吗?”还不等江涛铸说完,墨伊就慢慢的靠近他,江涛铸虽有些疑惑,但是更想知道这人想要干什么。

“江盟主不想与墨某同床共枕吗?”说着将江涛铸压在了墙上,也幸亏墨伊为人高挑一米七的身高,不然这就有点太尬人了。

“哦?江某倒是不知,墨兄弟有这种癖好?不如江某帮你安排人来伺候一番如何?”

“江盟主不想亲自试试吗?”语落,还送了个黯然秋波给他,要不是这副男儿模样让人有些倒胃,如果是女儿身又该是如何风景。

微小说盟主大人 这枣子又不是你家的 你管我吃的多?

“江某觉得墨兄弟醉的不轻,如果不方便回去,可以在这歇下。”没有等到墨伊的回答,倒是反被她欺身而上,浓重的呼吸声在耳旁响起。

“真的不要吗?”就着这个时机,将手绕过江涛铸的脖子拿下别在发髻上的玉簪,狠狠的刺下。

“墨兄弟这份大礼,江某真是受宠若惊,承受不住,恐怕要还给你呢。”

只道刚刚那一瞬间,江涛铸就从她身边一闪,抓住她刺下的手,然后反客为主,将她压在了墙上。

“是吗?”狡黠一笑,刚刚手上可是涂了药的,现在估计起作用了吧。

此时,江涛铸也发现了不对,但是仍然没有放开她,直接就想趁着机会将她拿下。墨伊却算好了时机出手,两人打的你来我往,最终以墨伊的失败告终。

微小说盟主大人 这枣子又不是你家的 你管我吃的多?

“放开我!有本事,单挑啊。”江涛铸挑了下眉毛,好像他们就是单挑啊。

“江涛涛,有本事放开我,我们再继续打。”

“是江涛铸,你连人叫什么都不知道,就来杀我?”

“.......”当时就瞄了一眼,字好像都差不多啊。

“管你叫什么,快放开我!”江涛铸跟看傻子一样的看着她,这到底是谁顾来的杀手,这也太差劲了。

“我是大名鼎鼎的不留行,不要以为你心里说说,我会听不出来。”

江涛铸摸了摸她的额头,这也没病啊,不对,这人本来就有毛病。

“我这样的美男子,你怎么舍得?乖,放开我。”眼见求饶不行,墨伊就改用美色诱之。

“是啊,这么美,江某都不舍得碰了。”江涛铸一字一字的慢慢咬出,果然他喜欢男色的消息被各种夸大,难怪都没有什么女子来找他。

微小说盟主大人 这枣子又不是你家的 你管我吃的多?

只因前年,他见一小厮下马时差点摔着,就飞身过去扶住了他,而那小厮又受了惊吓,抓着他不放被有心人看了去,结果就传出他喜好男色。

之后,他的表妹来找他,身上抹了很浓了香粉,他一个抽身就离了好几米远,他的表妹自然痛哭不止,觉得传闻是真的,更是大肆宣扬。

结果就是再也没有媒人登门给他说媒,但是大家都心知肚明,只有江涛铸被孤零零的排外。

“那,快点放开墨某,我好伺候江盟主。”

“墨兄弟今晚就呆在这吧,等想清楚到底是谁派你来的,咱们在好好谈谈。”

“啊啊啊啊,不是说喜欢男色吗!!是谁传出的情报!”江涛铸一离开,就听到墨伊在鬼吼。

一夜无眠,江涛铸并不急着去为难墨伊,反倒是心情很好的吃了个早饭,才慢悠悠的走到密室。

“墨兄弟,早啊,休息的可还好?”

“江盟主倒是很早。”这都快晌午了才来,她都快饿死了。

“那....”

微小说盟主大人 这枣子又不是你家的 你管我吃的多?

“我确实是不留行,杀你的人我也不知道,但是他出了一千两黄金。”迅速将自己能说的情报讲完,一脸嫌弃的看着江涛铸,这个败类也不知道怜香惜玉给她送点吃的。

不过她好像忘记,自己现在是来诱惑他的美男子,何来怜香惜玉之说。

“倒是出手大方,不过既然你什么都不知道,那留你何用。”眼见他动了杀机,墨伊赶紧求饶。

“不要啊,我才十七上有老下有小,江盟主你看在我还有八十老母亲要抚养就放过我吧。”假,太假了,八十老母亲,那她岂不是六十生得她,怎么可能。

“一个大男人不要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嫌弃的看了她一眼,妆容都花掉了,就剩下那皮肤能看。

“谁说我是男子了,明明就是弱女子,你还这么欺负人。”

微小说盟主大人 这枣子又不是你家的 你管我吃的多?

“女子?”从上到下看了一眼,噗嗤的笑了出来,除了你这脸蛋,哪里像女子了。

“来人,带下去收拾一番。”

“别动我,我自己来。哼。”傲娇的从江涛铸身边走过,这仇算是结下了,不杀了你就不是我不留行。

收拾打扮好之后,丫鬟们都看呆了,这姑娘其实并不算很美,但是容颜算的是上乘,主要是扮成男子时风流倜傥,扮成女子时英姿飒爽,异域风情十足。

从后面进来的江涛铸也不禁多看了几眼,确实是个姑娘家,不过之前倒是装扮的很好,竟没有让他认出。

“怎么样,还不快放了本姑娘,我母亲喊我回家吃饭呢。”

“那不如在江某这先吃着,如何。”

哼,你以为一顿便饭就想一洗刚刚的仇恨吗?想多了,“行吧,还不快前面带路。”

微小说盟主大人 这枣子又不是你家的 你管我吃的多?

就这样墨伊在江府呆了三年,终于有一天她成功的逃出了江府。

“哼,跟本姑娘斗,你还差远了,我可是不留行。”

“人呢?”

“回盟主,夫人跑去华山找无心师太了。”

“让师太好好照顾一番。”

“是。”

又过了两个月,江涛铸亲自跑到了华山去找她,“夫人,你私自逃跑就算了,干嘛还拐带我儿。”

“江涛涛!这要是女儿呢!”

“分明就是儿子,你这两个月都吃了几箩筐的枣子了。”

“又不是吃了你家的枣子。”

“这就是我在后山上种的枣子,你难道没有觉得熟悉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