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石家庄传媒网 > 剧情 > 正文

斗破苍穹之倾城绝恋小说原著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 斗破苍穹之倾城绝恋全集全文阅读(一)

2017-09-23 16:43:03 来源:石家庄新闻传媒网 编辑:张菊

核心提示

石家庄传媒网推荐最新小说:斗破苍穹之倾城绝恋小说全文在线阅读,斗破苍穹之倾城绝恋小说完整版,读者请从此处阅读:“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我命由我不由天”突破斗帝后的萧炎如何在一个新的大陆上重新验证这两句话呢?  萧炎吸收异火做了无数

石家庄传媒网推荐最新小说:斗破苍穹之倾城绝恋小说全文在线阅读,斗破苍穹之倾城绝恋小说完整版,读者请从此处阅读: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我命由我不由天”突破斗帝后的萧炎如何在一个新的大陆上重新验证这两句话呢?  萧炎吸收异火做了无数准备,而小小年纪的薰儿又为何可以掌握排名第四的金帝焚天炎呢?古元活了上千岁,薰儿为什么还是这么小呢?  彩鳞从一代蛇人族女王进化成七彩吞天蟒,又从七彩吞天蟒进化为九彩吞天蟒,这就是她的巅峰吗?  那个从小受人欺负的却有着碧蛇三花瞳的青鳞和萧炎在异界大陆相逢又会是怎样的情景。  一切都在斗破苍穹之倾城绝恋中为你解密。

斗破苍穹之倾城绝恋小说原著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 斗破苍穹之倾城绝恋全集全文阅读(一)

本文转载:石家庄传媒网:http://www.sjzcmw.com/

第一章 告别

引子
双帝之战一年后,斗气大陆伽玛帝国乌坦城。
对于加玛帝国的人来说,乌坦城俨然是圣地般的存在,因为那里是萧家的总部,而萧家更有那位那位炎帝,萧炎坐镇。
在乌坦城中央的位置,一座庄园矗立,隐隐间有散发出一股股强悍的气息。
在庄园的一片草地上躺着一个青年,青年的嘴角挂着一丝淡淡的微笑,他双手枕着后脑,悠悠哉哉的享受着日光浴。
在青年身旁,身着淡青色衣衫的女孩,一对如玉般的修长素手灵巧的剥开一颗水果,然后轻轻的放进青年嘴中,做完这些,女孩刚欲起身,却是被一只手臂直接揽住纤腰,在其一声娇呼声中,扯进了怀中,然后狠狠的在女孩脸颊上吻了一口,让得她脸颊顿时绯红了起来。女子无力的挣扎了一下,也不反抗了,任由青年抱着自己。
“薰儿,有一件事我必须和你商量一下。”青年就这样抱着女子,将他的头埋进了女子的秀发之间,淡淡的香味让他有些痴迷,这个女子,他要用自己的一生一世来守护。
“怎么啦,萧炎哥哥,你今天好像有些不对劲啊!”薰儿柔声道。
“没什么,我就是想和你商量一下我们是不是该有一个孩子啊!”萧炎的一句话让薰儿脸色娇羞。
“不是有潇儿吗!”薰儿愣了愣,她又何尝不想体会做母亲的滋味,但她还是想起了萧潇,那个可爱的女孩。
“那丫头一直就跟着老师,我估计她都快把我这个父亲都忘了。”萧炎虽然表面上表现出对萧潇的不满,可是语气中的宠爱之色谁都可以听出来。
如今的萧潇可是八星斗圣,级别比薰儿和彩鳞还高,放眼整个斗气大陆也可以横着走。但是,萧潇的实力虽然强大,依靠的却是斗帝血脉之力,这种血脉之力既有优势也有劣势,双帝之战后萧炎带着自己的亲人返回乌坦城,可是对于根基追求完美的药老却要求将萧潇留在了星陨阁,他要亲自指点萧潇稳定他的根基。萧炎虽然不舍,还是答应了这位对他恩重如山的老师的要求。萧炎知道药老对于萧潇的宠爱绝不比自己少,而且以他的实力如果想见萧潇也只不过是一眨眼的时间。
“咯咯,我怎么没有看出你有一点当爹的样子啊!”薰儿望着萧炎咯咯笑道。
萧炎听了薰儿的话萧炎自然明白,薰儿是在笑他没有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萧潇从出生就有彩鳞带着,自己将她们母女带到星陨阁,自己却忙于修炼,萧潇就一直跟着药老。在后来彩鳞闭关,他也身陷妖火空间之中,萧潇就是由小医仙和青鳞带着,说实话他这个父亲还真不称职。
沉默了好一会儿,萧炎才从新对薰儿说:“好了,不说这个了,薰儿,恐怕我要离开你们一短时间了。”萧炎的眼中尽是不舍之色。薰儿的玉手微微颤抖,她不明白萧炎这句话的意思。过了好一会儿,薰儿才似乎明白了一点,轻叹了一声对萧炎说:“如果萧炎哥哥的心中还是放不下她们,就将她们接来萧家吧,我和彩鳞姐姐都会接受她们。”薰儿在说这句话时有些无力她不知道这句话中有多少是真的,有多少是假的。
萧炎听了薰儿的话,微微一愣,随即轻弹了一下薰儿的额头道:“小妮子,在想什么呢,在你的心中你萧炎哥哥就是一个色胚子啊!”
“啊,我……我……”薰儿脸发烫,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最后赌气道:“难道萧炎哥哥不是一个色胚子吗?”
萧炎听了也不恼,只是抱着薰儿的力度加大了,似乎欲将她融入到自己体内。
“这一生可以得到你和彩鳞是上天对我最大的恩赐,有你们我就知足了。我承认自己是一个色胚子,但是只是对你和彩鳞。”萧炎对着薰儿说。
为了消除薰儿的误解,他继续说:“我的意思是我恐怕会离开斗气大陆了,斗气大陆上的斗帝在最后都消失了,这是一个未解之迷,想要将一群斗帝全部灭杀是不可能的事情我怀疑他们是离开了斗气大陆。而且我有预感在这几天斗气大陆将会有变化,那个时候估计我就会离开。”萧炎对薰儿说,只不过他的手使劲的抱着薰儿,十分的不舍。
薰儿听了萧炎的解释,脸色微红,既有为自己误解萧炎而惭愧,也有对萧炎的不舍。她反手抱着萧炎,两个人就这样抱着躺在了草地之上,他们之间的感情日月可鉴。
“薰儿,此生此世你都是我最爱的人,没有之一,无论何时何地我对你的爱永久不变。这句话我只说一次,以后我会将这句话记在心中,印在脑海中,无论什么东西也无法磨灭。”萧炎对薰儿说。
薰儿没有说话,只是抱着萧炎,她怕这是托孤,萧炎将独自前往一个未知的世界谁也不知道他会发生什么。她不想说她害怕失去萧炎,自己男人的决定她都会支持,那怕那是错误的。
……
深夜来临了,萧族的灯光开始一盏盏的熄灭了但是有一个房间的灯光却依然还亮着。
在一张桌子上堆满了卷轴、书信之类的东西,而在桌子的前面有一个人。
这是一个妖娆到了极致的女人,她身着一件雍容的紫色锦袍,锦袍之下的娇躯,丰满玲珑如那成熟的水蜜桃一般,散发出淡淡的妩媚。一头三千青丝,随意的从香肩披散而下,垂直那纤细的柳腰之间,一双妖异的眼睛勾魂夺魄。此时她似乎有些疲倦了,玉手撑着自己的额头,一边翻看各种文件。那曼妙的曲线让人浮想联翩。此人除了是当年的美杜莎女王现在的彩鳞之外还能是谁。
就在这时,一个黑袍少年出现在了她的身后,他的出现无声无息,以女子五星斗圣的实力也没有察觉到。他脱下自己的黑袍披在了女子的身上,柔声道:“累了就早点休息,别太委屈自己了。”
彩鳞听到这个突如其来的声音先是一惊,随即又放松下来了,头也不回的说道:“哼,你还好意思说,你这个甩手掌柜当得还真是称职,把所有的工作交给我自己跑去和薰儿约会。”彩鳞的语气中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抱怨之情,敢爱敢恨,这就是彩鳞的Xing格。
萧炎尴尬的摸摸自己的鼻子,一时间也语塞了,彩鳞说的全是事实。
如今的萧家可不是当初的那个弱小家族,连一个斗灵都没有。现在的萧家事情多如牛毛,更何况还有炎盟的一堆事情,一切都需要人去处理。可是,萧炎这个家主和盟主跑了,所有的事情自然就由彩鳞来处理了。幸亏天府联盟那边有药老来坐镇否则彩鳞再优秀也处理不过来。
无奈之下,萧炎只好从身后将彩鳞的柳腰挽住,低声道:“对不起,辛苦了。”短短的几个字却包含了萧炎对彩鳞的无尽爱意。他从来不擅长说花言巧语来哄女孩子开心,但是这也是他的优点,简短的话语却带着无尽的真情。
以彩鳞倔强的Xing子听了这句话也不禁有些动容了,虽然萧炎同样的话说了不知道多少遍,她却百听不厌,她喜欢萧炎欠着自己。就像当初,她是高高在上的女王,萧炎只是一个大斗师,她帮了他,而反过来他也帮了她。她们之间的感情就如同戏剧一般,当初她咬牙切齿的想将他碎尸万段,可是萧潇的出现却让她改变自己的决定。
于是她成了他的妻子,他成了她的丈夫。虽然她最初嫁给他是为了萧潇,可是后来她发现自己真拒绝不了他,虽然知道他故意将大量的工作交给自己,他却去和别的人卿卿我我,她只是生了一下气也就不管了,还是认认真真的完成手中的工作。因为那个女孩是她的姐妹,也是他的最爱。
彩鳞将自己的头埋在了萧炎的胸膛,红唇微起道:“说吧,找我又有什么事情。”
“啊,怎么啦,难道没事就不可以找你说说话啊!”萧炎努力的保持一副正禁的样子对彩鳞说。
“哼,你要说情话和悄悄话都会去找薰儿,只有有事情的时候才会来找我。”彩鳞的语气中带着强烈的不满。
萧炎无奈,论口才他怎么可能是这位女王陛下的对手。
“欠着你多一点,你才会记得来向我讨债啊,你这么漂亮万一不要我啦,我怎么办啊!”萧炎抱着彩鳞替自己辩解道。
彩鳞听了脸色微红,心里也有一丝甜蜜,萧炎还是在乎她的。
“好了,反正欠你这么多了,可不可以再欠一件啊。”萧炎抱着彩鳞的力度似乎在不断加大,一个如此美丽妖娆的人,抱着一整天也不会累。“先说什么事吧。”彩鳞也感受到了萧炎的力度在不断加大,但是她也没有在意只是觉得萧炎有些贪婪。
“我最近有一种感觉,我似乎要离开斗气大陆,所以……”萧炎这次变聪明了,没有说自己要离开她们,以彩鳞的Xing子如果误解了他整个萧族今天晚上都没有办法入睡了。但是萧炎的话到了一半就被彩鳞大断了。
彩鳞挣开了萧炎的怀抱,站了起来,脸上覆盖了一层寒冰冷眼盯着萧炎,此时的她似乎又恢复了当初的那个高高在上,冷艳的美杜莎女王。
“你又要离开,我们在一起的时间才多久。我不介意你整天和薰儿在一起,至少我知道你是安全的,你成为斗帝的目的不就是为了可以和家人在一起吗?你知道在出云帝国你留下一个背影,让我足足等了十余年,可是现在你却说你还要走,不行,我决不同意,我决不允许萧潇和我再为了你苦苦担心等待。这件事没得商量。”彩鳞的语气中带着一股斩钉截铁的味道,那高贵的女王气质尤其逼人,但是语气虽然强硬在这之下却有一股浓浓的委屈,让萧炎多么想将她拥入怀中安慰道:“好,我不走,我就这样陪着你们一生一世。”可是这件事也不是他可以改变的,在斗气大陆上的斗帝都消失了,这或许就是天地规则,即使他有一万个不愿意也无法改变。
萧炎站起身,来到了彩鳞的面前,再次将她搂入了怀中安慰道:“彩鳞,有些时候我真的庆幸自己和你在那地下世界发生了不解之缘,你是上天赐给我的妻子。你对我的恩情,我今生今世无法偿还,可是这件事我只能说抱歉。在斗气大陆,斗帝不能永久存在,我必须离开。”
彩鳞闻言双眼通红,她明白了这是萧炎的告别,没有办法改变。
“明天陪我去一趟星陨阁吧,把这边的事都停一下吧。”
“嗯。”
房间中的声音停了,只有两个紧紧相拥的人。
……
第二天,中州星陨阁的大殿中。
“爹爹,娘亲,薰儿娘,你们怎么来了。”一个穿着红色衣群的女孩扑入了萧炎的怀中,女孩有着一张魅惑万千的绝世面孔,小小年纪身体便发育的极其的完美,长大后自然是一个祸水级别的女子。
萧炎见到女子微笑的抱起这个只有五岁的女孩,捏了捏她的脸蛋笑道:“小丫头,是不是每天太刻苦了,都瘦了一圈了。”
萧潇眨了眨自己的眼睛,说:“爹爹,我都长大了,自然要瘦一些才更漂亮啊。”
在这时一个正坐在首位的老者开口道:“臭小子,你是不是拐着弯骂我虐待萧潇啊。”老者的话虽然听起来有责备之意,可是谁都听出了老者的那一份激动。
萧炎抬起头望着老者,眼中也有些泛红,如今昔日的雏鹰已经展翅高飞,老者却已经老去。
萧炎抱着萧潇来到了药老的面前,直接跪了下去,又让萧潇也跟着跪了下去,而薰儿和彩鳞则自觉的一左一右跪在了药老的前面。
药老见状连忙起身,想去扶萧炎,萧炎却说道:“老师对弟子恩重如山,萧炎一生无法偿还,如今弟子更是要离开斗气大陆了,不能在老师的身边进孝。只有一拜来答谢老师。”
药老见状似乎明白了什么,也不阻拦,任由四人在自己的面前磕了三个头才前去扶起四个人。
“小家伙,在外面不比斗气大陆,凡是学会忍耐,不要意气用事。”药老拉着萧潇对萧炎说。
“嗯,萧炎自有分寸。”几个人又在一起说了一堆话。
……
中州,双帝山上。
这里出现了一个圆形光柱,在光柱的一旁几乎汇聚着斗气大陆上的所有强者。而最前面的一个人一身黑袍正是萧炎,在他之后是古元,烛坤一等强者。
“萧炎哥哥,这就是离开斗气大陆的通道吗?”在萧炎的身边一名青色衣服的女子问道。
“应该是吧。”萧炎望着这出现的光柱也是好奇。
就在这时从光柱中涌现出了大量的气体。
“帝之源气,居然是帝之源气。”古元等一众强者大惊道。
萧炎也有些意外,他开始动手收集帝之源气,而其他强者见状也开始收集。
不一会儿涌现出来了帝之源气便被众人瓜分了萧炎将自己收集的帝之源气交给了薰儿,柔声道:“有了帝之源气,你们也可以突破斗帝,对了彩鳞呢?”萧炎看了一眼四周并没有见到彩鳞。
“彩鳞姐说不想再次看到你离去的背影就没有来了。”薰儿解释道。
萧炎无奈的苦笑了一下,抱了抱薰儿说:“保重。”说完萧炎又向在场的一众强者拱了拱手,便大算进入光柱中。
就在这时,一道酥麻的声音传了过来“等一下”,一个妖娆的女子出现在了萧炎的身后,正是彩鳞。
听见了彩鳞的声音,萧炎急忙停住了身行,回头望向了彩鳞。
彩鳞来到了萧炎的身边主动的抱着萧炎说:“成亲这么久,这似乎是我第一次主动抱你吧。”
萧炎没有说话,只是反手抱着彩鳞。
彩鳞将红唇移到萧炎的耳边说:“本王来是告诉你几件事的。第一,如果你敢在外面找女人,本王会亲手废了你。第二,你的命是本王的,别给本王丢了,不然你死了本王也要把你剥皮抽筋。第三,如果有一天本王去找你讨债,本王会亲手杀了你,然后……”
“然后什么?”萧炎不解道。
“你走不走,等本王下次见了你再说。”彩鳞怒道。
萧炎无奈,带着彩鳞的三个警告奔入了光柱中。
“恭送盟主!”
“恭送炎帝!”
……
未知世界里究竟有什么呢,炎帝萧炎又会有那些经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