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石家庄传媒网 > 法制 > 正文

动了谁的奶酪?KTV6000歌曲下架的背后:亿元版权使用费 音集协抽取4%(一)

2018-11-10 14:37:41 来源:石家庄传媒网 编辑:孙四海

核心提示

周亚平根据对音集协代理总干事周亚平的采访及北京青年报记者的调查了解,近两年音集协每年从KTV经营商处收取的版权使用费为1.6亿元人民币左右,其中给予权利人的份额不低于50%,且基本实现了按实际点播数计量。本周初,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发布公告

动了谁的奶酪?KTV6000歌曲下架的背后:亿元版权使用费 音集协抽取4%(一)

周亚平

根据对音集协代理总干事周亚平的采访及北京青年报记者的调查了解,近两年音集协每年从KTV经营商处收取的版权使用费为1.6亿元人民币左右,其中给予权利人的份额不低于50%,且基本实现了按实际点播数计量。

本周初,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发布公告,要求KTV经营场所停止使用6609部因相关版权代理公司退会而已无合法授权的音乐电视作品。一周来此事仍是余波未了。对于最受大众关注的问题,即这些作品今后还能否在KTV演唱,本报已于11月8日的报道《6000歌曲下架并非强制且只针对特定版本》中作出解释。

此外,也有网友提出其他一些疑问,如来自KTV的这笔数额庞大的版权使用费究竟是如何分配的、权利人是否能够获得与作品点播数相应的费用等?根据对音集协代理总干事周亚平的采访及北京青年报记者的调查了解,近两年音集协每年从KTV经营商处收取的版权使用费为1.6亿元人民币左右,其中给予权利人的份额不低于50%,且基本实现了按实际点播数计量。

与天合集团不再合作

成下架导火索

据周亚平介绍,在2008年音集协诞生之前,音乐作品授权及收费等相关事务都是由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以下简称“音著协”)管理的,后来因这部分事务比较繁杂,管理难度较大,才成立了专门处理此项业务的音集协。两者的主要区别在于,音著协针对的是词曲创作者即权利人,而音集协针对的是具体作品。“音集协刚刚成立的时候,只有几十个工作人员,所拥有的权利和地位都比较小,就选择了和天合集团合作,委托天合到各地收取版权使用费,相当于是管家的身份。”于是这10年来的操作流程都是天合把从各地KTV收取的版权使用费上交给音集协,音集协再上交给音著协,最终根据歌曲的点播次数及唱片公司拥有的版权数额等分配给相关权利人。

就在本月初,音集协又发布公告,宣布终止与天合集团已长达10年的合作关系,起因是近年来天合集团多次拖延结算版权费,最长时间达到一年半之久。此外,天和方面还存在未按照合同约定使用音集协账户、开具音集协发票导致收费信息不透明,以及使用隐蔽手段分流版权费等严重违法违规问题。

据悉,这也正是此次6609部作品下架的导火索。因为这些作品的版权之前大多都是由天合集团所属子公司代理的。天合集团随即发声明称,音集协在今年7月起诉己方要求解除合作协议之举有悖诚信,己方已于10月提起反诉,现在案件还在审理过程中,音集协即单方面公然宣布终止合作的行为是无效的。周亚平也向北青报记者证实,此案确实处于审理阶段。以当前情况而言,如果法院最终宣判双方解除合同,音集协就不必再向天合集团分配这25%的份额,那么分给权利人的将有可能达到总收入的70%以上。而在此之前,这部分费用应该进入冻结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