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石家庄传媒网 > 法制 > 正文

“邪教组织“一贯道是如何被铲除的?(一)

2018-02-11 10:26:00 来源:网友投稿 编辑:吴爽

核心提示

盛极一时的“一贯道”“一贯道”发端于晚清,极盛于1940年代。其教义,杂糅儒、道、佛及耶稣教经典,宣称整个宇宙分“红阳”、“青阳”、“白阳”三期,各历一万八千年。目下正值“白阳”期末世,大劫将至,须得信奉“一贯道”,才能消灾免难。民国晚期,邪教组织“

“邪教组织“一贯道是如何被铲除的?(一)

盛极一时的“一贯道”

“一贯道”发端于晚清,极盛于1940年代。其教义,杂糅儒、道、佛及耶稣教经典,宣称整个宇宙分“红阳”、“青阳”、“白阳”三期,各历一万八千年。目下正值“白阳”期末世,大劫将至,须得信奉“一贯道”,才能消灾免难。

本文转载:石家庄传媒网:http://www.sjzcmW.com/

民国晚期,邪教组织“一贯道”,甚至一度发展到与国、共两党分庭抗礼的程度。

1930-1947年间,其全国组织架构,设有北京、天津、济南、上海等7大总坛。

上海总坛,所辖范围并不止于上海市范围,如常州、杭州、温州等地分坛,亦归上海总坛管辖。1949年前后,一贯道在上海拥有基层坛堂1144个,办道人员6200余人,道徒约30万人。由此当不难揣知,“一贯道”当年教徒之众。有学者认为,极盛时期的一贯道,有教徒300万人以上,当非虚言。

“邪教组织“一贯道是如何被铲除的?(一)

一贯道----汪伪高级官员的敛财工具

抗战期间,“一贯道”将大量汪伪政权高级官员发展进入组织。如汪伪中央税警团团长李丽久、汪伪军事委员会委员孙祥夫、汪伪行政院副院长兼外交部长褚民谊、汪伪考试院院长王揖唐等等。

自民国之“一贯道”,至今日之“全能神”——能够长盛不衰的原始驱动力。其教义本身如何,实际上并不重要。正如传销模式下,其产品质量如何,已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竭尽全力发展下线。这种金字塔式的敛财体系,也恰恰是当日汪伪政府高级官员们乐意加入“一贯道”,成为教内高级干部的主要原因。

该道敛财名目极多,如捐钱办道、考财、度大仙、功德费、开荒费、坛主费、献心费、忏悔费、齐家费等等——投桃报李,以敛财为目的的教首们,亦可以投汪伪之所好,随意更改其教义,宣称“日本来中国是天数,来收恶人”;内战期间,甚至在教徒中散播“十八小子坐中原”之谶语,妄图渔利。

1946年,国民政府社会部联合内政部,曾公告各地要求取缔“一贯道”,并以“汉奸罪”对该教发起起诉。但在张光璧等人的活动下,起诉无疾而终。

“邪教组织“一贯道是如何被铲除的?(一)

调查取证

北京(平)市公安局成立伊始,民警们在社会调查工作中,发现一些人家里建有一贯道的道坛,供奉“师尊”和“师母”,每日都有人前去叩首参拜,其中既有封建迷信思想严重和没文化的普通群众,也有士农工商各阶层的人,有些还是有身份的人,留用的国民党旧警察中的道徒和道亲也为数不少。进一步调查得知,建有道坛的是一贯道的传师家,并且为数不少的传师以前不是地痞流氓、恶霸地主,就是日寇时期当过汉奸和国民党特工等。前去叩拜的都是一贯道道徒和道亲。

民警看见,道坛所在的屋子里烟气缭绕,道徒和道亲对着“师尊”和“师母”像燃香跪拜。被称为“三才”的三个未成年孩子用被称为“扶乩”的把戏骗人。“三才”指“天才”、“地才”和“人才”。“天才”用一个绑着的木棍在沙盘上写字,“人才”把写出的字念出来,“地才”再把念出的“神训”字写在纸上,要道徒拿钱来“行功”、“献心”,以免灾难,没钱的也不要紧,“舍身办道”即可。

北京市公安局成立了一贯道调查组,调查一贯道的罪恶行径,为国家制订取缔一贯道的政策提供证据。

一贯道的大小坛主多是城镇富豪、恶霸权势、乡村地主富农等,为了多“渡人”,他们散布“入道避灾免祸”、“死后冬不挺尸夏不臭”等迷信谎言,并利用手中权势强迫群众入道。

道徒们一入道便成为敛财的对象,“入道费”、“功德费”、“行功费”、“献心费”、“尽孝费”、“免冤费”等费用五花八门。仅入道时每人交的“功德费”一项,就合十几斤白面。当时北平市共有20多万道徒,“功德费”聚合起来就有5万袋白面,大多落人少数道首账下。

正当调查组到处取证的时候,一贯道又放出了谣言:“鼓楼冒烟儿,八路军要颠儿!”这则谣言一时传遍北京城,每天傍晚的时候,大人小孩儿纷纷拥向鼓楼,观看鼓楼顶上的烟气升腾、弥漫,北京附近的天津、河北等地也有很多人闻讯而来看究竟。一时间,鼓楼附近人满为患,交通严重堵塞。